当前时间:
设为新普京娱乐场手机版加入收藏夹
慎重声明:我校2019年7月已迁入南昌航空大学上海路校区(上海路173号),该校区为我校唯一合法招生校区,敬请广大同学和家长切勿受骗上当。

        近十年来,在四川、安徽、宁夏等地区,由于人口的自然迁徙和外出务工人员的日益增多,一些教育资源相对薄弱的村镇学生日益减少。很多学校出现了老师比学生多,甚至有十几位老师给一位学生上学的情景。学校出现了严重的“供过于求”的场景。
  
    可当大家把目光转移到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,会发现这里的情况截然相反,学校不仅不会“供过于求”,反而是学位供不应求,择校禁而不绝,不少学校还出现了一个年级十几个班,一个班超过70个学生的盛况,学生多到将教室的前后门都堵死、老师需要带着麦克风讲课……

  “供过于求”与“供不应求”,教育的差距只是人口迁移的一段剪影,但是却造成了中国教育前所未有的“两极焦虑”:“剩下的少数”,核心是效率,如何用更经济、更灵活的方式获得基本的教育;“迁来的多数”,核心是公平,如何在供给与需求的刚性矛盾、好校与差校的两极分化中,避免掉落教育的“平均线”。
  
  解决“供过于求”的问题,就要关注“剩下的少数”。这些分布疏离、往往成为教育盲点的“少数”,还将长期存在。地区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不能搞简单一刀切式的撤并学校,发挥教学点体量较小、更为灵活的游击优势,是解决“供过于求”的一条思路。

  解决“供不应求”的问题,就要面对“迁来的多数”。政府一方面应继续推进教育均衡,切实缩小区域、城乡、校际之间的教育差距,另一方面还要提前规划、长远布局,对城镇化进程中教育资源供求变化趋势作出严谨的科学预判。

  两极焦虑的消解,要害处在弹性。扩大教育资源的弹性,可随生源变化适当伸缩;增加教育内容的弹性,能依素质起伏因材施教。这样的教育体制,才能应对区域迁移、人口波动的发展现实,才能保障每一个孩子的教育权利。

上一页:如何让你的求职信起到“画龙点睛”的效果 下一页:教你轻松解决面试突发情况